书生嘉言

很迷茫,想要执着。
温柔和浪漫都给你,你…再给我一点爱吧。
其实是个沙雕写手,偶尔弹弹吉他想想校花,偶尔孤独。

香草,美人,我也曾爱过自卑过高傲过。
有的时候我又只想要一份关怀。
有的时候又愿意给自己虚无。

这个是方法派的补档,咳,没想到玩具车也能翻
因为车挂啦,然后来补个档…
关于后续,我想我会写的……因为小可爱们说了想看,就、就完全拒绝不了(> <;)
最近在考竞赛,有点儿忙,不过,我发誓!我一定不会鸽这个x
没看到的小可爱们把图片往后翻啦~多几层表情包也许就可以过了x

方法派·续

#兴进##兴渤##答应的肉#
*其实准备想来一发短打就完事儿了的,不过有小可爱说要看后续,那就写吧x
*自然避不开强制play和羞耻play,认认真真抓住渤哥不放的兴
*划水R18注意!!我写肉不带脑子x
*靓丽嘉言激情邀您加入兴进的船坞643383449一起玩耍(高亮)
*让我们开始吧(((o(*゚▽゚*)o)))

于是他也笑,冲他无害地笑,膝盖向前顶迫使他分开双腿,在他一瞬间惊惶的表情中得到极大满足。他身体向前倾,硬把人逼得后背贴着墙,然后一手抓着他的领口,一手撑在他耳边,然后悠悠开口道:
“你答应我了,要尽力帮·助·我。”
哥哥,我得先尝个甜头。


月光还是温柔如水,海风轻轻吹拂,各怀心事的小岛和大海互相吸引、互相融合,日出之时又再度回归平静。



五.
再不说点儿什么,这孩子就要越陷越深了。
“艺兴…我说,咱们不能……!”

“不能什么?”
张艺兴背着光,把大半的脸藏在阴影里,只露出一只眼睛看他。
黄渤有点不寒而栗了——看着这杀人一般的目光,他就知道这事儿他对他打情理牌是没有用的了。

“艺兴…”
黄渤张张嘴,还想阻止他,但只喊出他的名字,话语就被一个热烈缠绵的吻打断。面前人的舌挤进他的口,寻找他的舌与之共舞。他并不擅长亲吻,对于这样宣示主权一般的吻更是招架不住,索性闭了眼睛,小心翼翼地任他摆布。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

张艺兴捧着他的脸,同样小心翼翼却又几乎要吃了他一般地深吻着。黄渤在紧闭着眼一段时间后还是睁开了眼,所以两唇分开时分,他能看见张艺兴舔舔唇角,眼神里都是满足的光。他被盯得不好意思,眼神避开张艺兴垂眸盯着地板。他的眼神很快被一些东西吸引,他看到——

那是几块碎玻璃。

在他的眼中,这已经与刀无异了。

“哥哥,想什么呢?……看你这样子我就明白了——感觉到药效的作用了吗?”
张艺兴不管黄渤眼神的飘忽和恐慌,因为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片刻——他知道后续的事会更让人血脉贲张,于是他索性脱了上衣,也把黄渤的睡衣褪下至手腕处。张艺兴想着他的渤哥手腕被捆久了会不会很疼,于是在解开皮带将他的衣服完全剥落时,他没有忘记给哥哥揉一揉手腕。

“渤哥,来猜猜看吧,你觉得我是给你的酒里下了安眠剂,还是在醒酒汤里下了cui//qing药?”
黄渤愣了愣,对于药效毫无感觉。但看张艺兴情绪似乎松懈了一些,于是便冲他笑笑,活动活动手腕后,迅速抓着一块玻璃朝着张艺兴手伸来的方向划了一划。

“嘶…你?!”
完全在他的预计中。张艺兴吃痛,放开了他,按着右手虎口处的伤口。出于紧张,黄渤也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着,手里紧紧捏着那块玻璃。他想,只要艺兴再把手伸过来,他就再划一刀,然后趁着这机会逃走——只要是能上锁的私人空间便都可以。他断定张艺兴不知道他没喝酒,醒酒汤更是直接倒掉了。想着自己胜券在握,甚至有些颤抖,黄渤盯着张艺兴下一步的动作——

张艺兴没再继续,只是看着他,用一种不甘的眼神看他,他能感觉到张艺兴的失望甚至一丝恨意。张艺兴盯着黄渤紧紧握在手里的玻璃碎片,一点点血珠顺着玻璃滑下,在尖端凝成血滴滴落,一滴一滴全打在他心上。那上面不知是他的血多,还是黄渤的血多。这次计划失败了以后,他的渤哥想必不会再和他有任何亲密的交集了……就像马小兴回到生活中那样……他终于深切体会到了马小兴的无助和那一点儿可怜的理直气壮——我爱你才做这样的事,你同样得爱我。于是他眼里的恐慌和那句在开拍时没说出的话,也自然而然的滑了出来:
“哥…为什么这样对我?”

黄渤闻言一怔,他又想起来张艺兴那天晚上落寞的转身和喃喃自语。

-他太可怜了,我想让他多一点被爱的感觉。

于是他又心软了,不愿意再伤害这个似乎缺爱的孩子。他想,大不了一夜的事,往后再扯清吧,现在还是算了。于是他扭扭腰,调整了一下姿态,再松开了手中的碎玻璃片,眼神又换成涣散的样子,倒向张艺兴怀里,装着好像自己真的中了药的样子。

他感觉到空气还是沉默,不禁紧张起来:是不是自己装的太不像了?不过,他立即听见张艺兴几乎欢呼的声音:
“果然,在酒里和汤里都下药是对的。”
他松了口气,想着,就今天,就今天一晚上,给这个亲爱的孩子无比的包容和爱。



这里是车
https://shimo.im/docs/rCugBCpJyU4IKEam/ 点击链接查看「兴渤er 玩具车」,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评论区见(^ー^)ノ



长时间的压迫还有高度紧张而紧绷的神经。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了。于是他眯起眼看张艺兴,后者从床头柜上顺手拿下一副眼镜戴上。

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他到底在自己身边搞了多少鬼?
“艺兴,你…?”
他抬起头,迷茫地看着那双藏在黄色眼镜后的眼睛。但当他看着张艺兴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里闪过了一丝恐慌。

“导演,你演的很投入嘛。”

“我好像看到你把酒和汤都倒掉了吧?”

“你对我说过,马进爱的是小兴,不是小跟班,记得吗?”

“所以你配合我,取悦我,是为了让我知道你也爱我?”

“还是为了暂时安抚我然后永远离我而去?!”

张艺兴的一连串发问直问得他心惊,于是他撑起身体,推开覆在他身上的人,想要逃离。但他精力远不敌二十几岁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只刚站立就又被张艺兴一个翻身压在身下。

“别跑啊…你永远没办法逃脱的。”

“导演,再来一遍吧?刚才那一条,有点不太好吧?”

“哥,看着我,我是小兴啊。”

“我来帮你嘛,拍一出好戏……”

黄渤一阵恶寒,抬头复又看到身上的人舔舔唇角,眼神里都是不餍的光。


---------------------end
嗨,我是嘉言,是小渤男友。(guna
这次尝试写肉,感谢懿达 @懿达 提供的三种写肉方法,可惜被我迅速否决了。
兴进有多好吃呢?请加入兴进船坞643383449,靓丽嘉言在线激情社保!!
方法派完全没想过写后续,所以灵感啊细节啊都这几天赶的,开学了比较忙,手机也借给同学了,于是用买了五年的老ipad激情码字。
用ipad码字也没啥不好,就是脖子酸。(nigun
文里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挑出来说说。
其实最后呢,是假定艺兴非常腹黑(这个设定其实贯穿全文)然后为了给小渤制造心理压力,让小渤以为艺兴真的和小兴变成了一个人,然后崩溃于“我为什么要给这个孩子拍这个戏”。
艺兴最后那句里的“我来帮你嘛”是渤哥的《杀生》里比较有意思的一个桥段,渤哥饰演的牛结实那句“我来帮你嘛”是真的温柔慵懒又撩人,尾音上翘听着超级苏胡;而最后一句后半句“拍一出好戏”其实这个梗很明显啦hhhh
艺兴这个小可爱,即使黑化了也一样伶俐可爱呀,于是想到了用这两句俏皮话组合在一起。





方法派

#兴渤##兴进##牵扯到现实请避雷请轻喷#
*初次产粮,多多见谅
*想要评论!
*对温柔渤哥是真爱,正在努力摸索“和小兴性格相似”的艺兴
*设定是艺兴和小兴很相似,渤哥并不察觉就像马进也察觉不出小兴的腹黑一样x于是艺兴最终成功扮猪吃老虎(guna
*兴渤赛高!!

*宣传宣传兴进的船坞:643383449,里面的人说话又好听产粮又好吃,来跟我们一起玩呀~

*灵感和脑洞都和围城太太撞车了!因为是围城太太先发的lofter,于是我去征询许可,围城太太人很好,给了我授权还鼓励我写~这是个天使,大家快去关注她~@围城 


一.
脸庞被明火照亮的那一刻,张艺兴知道该到自己发挥的时候了。
他抓着眼前黄渤的肩膀,盯着他,发抖。他吼不出来那句话,那句表现着马小兴失望至极的话。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哥!!
-因为我是你哥。
黄渤看他一直在抖,已经把这段对白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他知道这里是情感的爆发点,他不知道张艺兴是否已经拿捏好了该如何演绎,或者说,他不确定张艺兴能不能在零零碎碎的片段里理解到这样的痛苦。
张艺兴看黄渤对他有一点眼神鼓励,他就愈发退缩。他有点恍惚。但是他意识到,这个时候的马小兴只有一点儿温暖可以寻求了——

“哥。你…你给我一点儿爱吧。”

哑着嗓子说出这句话时,张艺兴根本不敢看他的眼晴。他不知道黄渤听到这话是什么心情。也许他第一反应是他背错了台词吧,他想,还要重来一遍吗?
“兴,听哥说,……哥会爱你。”
张艺兴听着,他叫他…兴。他不知道他是黄渤还是马进,同样也不知道自己在戏里还是戏外。只有他半蹲下来搂着他的肩膀轻拍着他的背是真实的,他也乐于沉溺在这一点温暖里。
“想家了吗?是不是哪儿委屈你了?”
他不说话,等着来自黄渤的关怀。只要听一听来自面前的人的肺腑的真实的想法,就可以了——一两句关切的问话、几个眼神,都可以,只要这些,他就可以抖擞精神再站起来继续和他的“哥哥”交流。


——他觉得,自己离马小兴越来越近了。


二.
“没事的,渤哥。”
黄渤看着他那么兀自站起来,大咧咧扯出明朗的笑容,挠挠头转过身,嘟嚷着。黄渤细心留意了一下他的喃喃自语:
“他太可怜了,我想让他多一点被爱的感觉。”
他没办法接这个话。面前一身少年气的张艺兴给他的感觉像是弟弟,又像是个孩子。他深知这个角色塑造出来注定是要被辜负的,可他又不想那么轻易在张艺兴面前就固定死了这个角色——他仍然更多为演员为观众为影响着想,不那么为电影着想。


“渤哥,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在荒岛上住一两晚,也许不是什么大事。这么一句话就轻飘飘的飞到他耳畔,看着面前男孩一脸期盼的表情,他没法儿拒绝。


“渤哥,你信吗,我感觉自己就是马小兴。”
“也许有重合,有。”
“渤哥,如果马小兴没做那么错的事儿,哥会对他更好吗?”
“………”

黄渤一时被这句话噎住,数秒后就又释怀一般的松口气,摸摸张艺兴的头,说:

“马进爱的是小兴,不是小跟班。睡吧。”

就像马小兴性格转变后还是事事向着马进一样,马进爱这个弟弟的各方各面,而不是单纯的绵羊。望着面前的温柔的睡颜,张艺兴倾身,在他唇边几乎是春燕掠过水面一般的轻柔,吻了一吻。他没办法满足于刚才的答案,他知道马进的爱是给众生的爱,弱小无助者都能得到他的关怀,他心里不止有有马小兴,可马小兴只有他了。张艺兴这么想着,心中又翻腾起别样的情绪。


——马进和你也真是一模一样呢。



——导演,你选角真厉害。


被亲的这一方大气不敢出,维持着现在的姿势,还要无视搭在腰上的那只手。他想,这个时候醒来会让艺兴难堪的,那就这么样吧。



三.
张艺兴看今天的剧本时,着实被骇到了。
众人无事,端庄的仍然端庄,体面的仍然体面。只有他还穿着蓝白条纹的衣服,没有从戏中醒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蓝白条纹,转圈跳舞,还有随着和珊珊远去的马进。


不不不,马小兴不能这样失忆……这不可以!马小兴对马进的爱在岛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他说去送死那就去送死,以至于张总的画押条款上只写了马进一个人的名字,以至于他在船来时只想和他的哥一起走……!!这个角色本就塑造的真实却又戏剧化,他没有怨言,只是不甘。

黄渤,也会走的吧?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该来的镜头还是来了。黄渤半靠在巨石上,嗫嚅地对他说:
“小兴,哥听你的,都听你的。”
他心抖了一下,看着黄渤,盯着他,就盯着他看。他爱这句话,他更爱这句话从黄渤嘴里说出来,说给他听——黄渤的眼睛只看着他,这儿只有他一个人!
在这儿…只有他一个人。可是,两千多海里以外呢?回到了那里,他会被众人簇拥——他自己也会,然后继续流光溢彩,走进城市,走上领奖台,再走出他的视线。
他偶尔在盯着对面的人的脸时,常常会想些奇怪的事。譬如鸟笼真是个好发明,阳光空气水,什么都有,还可以美其名曰:鸟儿的居所。再譬如纵使所有人都看得到风筝的美丽,但只要线在主人手里,那么这风筝是不会飞得远的。再譬如……
他有点儿压抑不住自己疯长的可怕情绪了。



四.
“渤哥…黄渤哥?”
他悄悄探身进黄渤房间,得不到回应后就宽心于对方睡着了。摸索到了他放在一边的皮带,揽过他双手,怕伤到他还细致的缠上两圈。
“艺兴,你在干什么?”
他一惊,抬头对上那一双眼,手上的动作停顿一下又迅速完成,推了个结。
“黄渤哥你会走的吧?在拍完戏后…或者是不想照顾我后。”
“……啊?”
“马进也会走的…结婚以后,怎么会没有隔阂呢?你们都会各自回到原来的生活,只留下我,留下我在原地。”
黄渤看他,他坐在床边,满是不甘和委屈地瞪着自己。好吧,他大概知道这孩子心里想的什么了,但是目前只有迂回才能解决。
“艺兴,你真的成长了。……角色已经拿捏的很恰当了。小兴他的确……”
“不!!我说的是,你,你和我!”
他突然愤怒的拽起来黄渤,的确让黄渤吓了一跳。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那天晚上明火前马小兴该有的样子。
“艺兴,我们怎么会有隔阂呢…我一直认为你是我的好弟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珠转了转,然而张艺兴并不在意这些。

“弟弟?你得知道,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

“当然,艺兴,我会尽力帮助你。”

帮助这个词,他听着不太舒服,好像是他要挟他逼迫他一样。他得换个词儿……而且还得是黄渤心甘情愿的。


——那个背头,同样也是心甘情愿的,对,他是心甘情愿,等价交换。


——那么就拿你来回报我的一腔赤诚吧?


“那么,就是说你答应我了?”

“答应?………好,我答应你,都答应你。”

黄渤专心于挣脱开束缚手腕的皮带——已经松动了一丝儿——于是他并没有太在意所谓的“答应”,但他并不为此紧张,他想不出像张艺兴这样的后辈能有什么歪心思。

顶多就是“多关注我,渤哥”吧?他本来便有提携的意思。

张艺兴盯着他,极严肃的看他,却又用微乎其微的声音问:

“你知道你答应了什么吗,渤哥?”

答应了我,就得是我的人了。

他看着黄渤表情细微的变化,后者带着轻松的笑意看着他,想必是把他当成好糊弄的主儿了。于是他也笑,冲他无害地笑,膝盖向前顶迫使他分开双腿,在他一瞬间惊惶的表情中得到极大满足。他身体向前倾,硬把人逼得后背贴着墙,然后一手抓着他的领口,一手撑在他耳边,然后悠悠开口道:

“你答应我了,要尽力帮·助·我。”

哥哥,我得先尝个甜头。



月光还是温柔如水,海风轻轻吹拂,各怀心事的小岛和大海互相吸引、互相融合,日出之时又再度回归平静。


------

嗨,我是嘉言。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可能是我目前知道的渤er最软的和最硬的形象吧。前一部让我更加想看他其他作品,后一部让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于是在看完以后,我决心在下一个长假到来前,都不再看那样深的剧——我是个情绪极容易被感染的人。

而且,我也开学啦。我这人本来就自由散漫,可能隔很久才会再来一点儿正经的同人/影评/书摘/摄影,现在暂时再见啦~不出意外的话,下个长假再见吧?



无赖 四

*靓丽嘉言激情邀您加入兴进的船坞643383449查看联文(三)部分(高亮)
*我流兴渤,ooc
*多多见笑

“小兴,你说话真有意思。”
马进微微蜷着,背对着靠着床头想事的马小兴,就那么幽幽说了一句。
“以后不找女人,我去找男人吗?”
说这句话时他回头瞟了瞟马小兴,对方果然暴怒,瞪了他一眼。他莫名其妙的看到弟弟生气就有点儿乐,于是继续扯着他问:
“小兴,咱们俩不可能一辈子住一块儿。指不定哪次你再闯进来我就被吓·萎·了,是吧?”
这种话不堪入耳,但马小兴压着怒气,咬着牙问:
“你还想离开我?你敢?”
马小兴盯着他嘴唇,看他要怎么作答。但他眼神又偏移了一点,盯着马进嘴边的淤青看。他觉得,这个淤青代表一种标记,那么这个标记的含义就是马进是他的。
——而且还得永远是。
“没什么想不想、敢不敢的,小兴。我早该在岛上跟你说清楚,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兄弟。”
你看看现在这样,情人不像情人,兄弟不像兄弟,多不好。
马小兴听到他这种答复,这根最后稻草就算是断了。


似乎听得到他腹诽似的,马小兴拽起他的领子跨上他腰把他往床板上狠狠的压——
“马进…你得知道这都是你欠我的!我心里面只有你,我的爱我的感情我的生命都被你抓在手里,而你……!”
马进偏头看看他攥紧了的右手,转转眼珠,轻轻笑一声,阖上眼。
“打吧,哥舍不得还手。”
马小兴就凭着这句话松开了他。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于是放空脑袋,不知所措。
但他心里还是不甘,还是恼火,还是想把他的哥拆骨入腹——这也算是一种占有吧?
马进狡猾,知道马小兴心理在想什么。马进想,就是现在,只要现在安抚安抚这头肉掌被木刺锥疼了的小狮子,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小兴,小兴,哥…一直都很爱你。”
说完他还偏偏头,看了看弯着颈把眼藏在阴影里的马小兴,冲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马小兴本来怕马进看出他的动摇,躲开了马进的目光。他再注视着身下被压制着的人时,那人的眼睛已湿乎乎的,跟现在暴戾的他自己不一样。
马进瞧着他,也许这眼神太抓着他的心了,于是他又有种自己欺负哥哥欺负狠了的感觉。现在的他甚至不敢再继续注视这眼神,只沉默了半晌后,嗫嚅道:
“你…你再多给我一点儿爱吧。……哥。”
马小兴身子又瘫到床板上,手也放开了。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种自己必将挫败,而且还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感觉。
小崽子还是多历练历练再来吧。
马进看他这样,讨好似的手攀上他的肩膀,顺势吻了吻马小兴的额头,然后松松的把马小兴的肩膀揽着,闭了眼。
马小兴愣了愣神儿,赶紧搂过了他,睡不着。但他还是闭眼,呼吸顺畅,睡梦香甜。
马进听着他的动静,觉得好笑。
装睡吧你就,这么些年半夜踢了被子都是我给你盖上的。


马进忘了一点,马小兴也是会演的。
他在自己驯服狮子的满足和成就感中迷昏了头,忘记马小兴怎么骗他的了。他最后看看温顺极了的弟弟,眨眨眼,想想这一夜终于可以安心睡过去了。
当马小兴确认他睡着了以后,睁开眼看着他。玫瑰和蛇互相转换,此刻,他怀里的哥哥才是真正被驯服的那一个。
马小兴想着,怎么样才能让马进再安分一点儿呢?
带女人回家,故意跟他杠,还要装作吵了架也能直接睡,马小兴越想越头疼。
可不能让他再一直这么故意激怒自己故意伤自己的心了。他不是不信任自己对马进的感情,即使有天马进有天在外面浪丢了只能靠他捡回来,他都不会放弃马进。他只是觉得,他不太喜欢这样子的关系。他想要他们俩之间的平淡一点儿、温馨一点儿…——正常一点儿的情侣关系。
他又否定了自己最后一个想法。他还是不敢用正常这个词,不过,那没关系,只要马进适应了他的感情,那么,那么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关系!
怎么才能让他离不开他呢…怎么才能让自己时时刻刻都是第一个被他需要的呢…
他想了一会儿,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一个计划浮现在眼前。他暗自窃喜,更觉得自己爱他爱得深,然后便开始回味他们前半夜的咬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证明他们之间的爱的细节!
我会让你知道,我会是…最好的情人。


TBC
--------
喘口气儿。
嗨,我是嘉言。兴进超好磕der!加群里咱们一起玩儿呀!!群里太太说话又好听产粮又好吃 我超喜欢这里der


#影评##杀生##黄渤##管虎#
久仰大名 看完难受死。
这部《杀生》就这样吧 暂时不想看第二遍 心里很闷
最后短短不到二十分钟 前文全篇串联起来
我原本以为看这部电影哭 哭不出来撕心裂肺的感觉 只是掉泪
看到他走的最后全村人出来 他跪下磕头说“娃儿无过”时 他成长了 他想要用最后一点对封建的“屈服”来换他的孩子的安宁
那个时候我好像要把灵魂都给呕出来了
前七十分钟,我为了截图、剪辑、仔细观察细节,花了八十分钟。最后的那三十九分钟,我什么都没做,看着,慢慢开始流泪,几乎是他每说三句话,我便受不了了,暂停下来,缓过劲儿来再继续。这么折腾,我花了一个半小时。
看完后不断思考,长发医生为什么要查清真相?眼镜医生为什么要煽动众人去用心理战杀一个调皮的人?如果他有那么罪大恶极为什么孩子们都拥护他?
首先,长发医生欠牛结实两条命。他驾车时,撞到了牛结实,如果没有撞,那医生和助手早就死了。
其次,眼镜医生小时候为了让牛结实不偷家里的肉,把门窗都封死,一氧化碳出不去,爷爷奶奶就这么死了,于是医生把过错迁到牛结实身上。
最后,影片前期叙述的牛结实做的事都是村民眼中的,站在村民的角度他就是做什么都十恶不赦,而影片到最后是从长发医生的角度解释他的作为。
实际上,牛结实为了让老人不受折磨而给老人最爱喝的酒,打开被锁着的小孩的镣铐,他救了年纪轻轻却却要被葬河里的寡妇,知道寡妇贫血就把自己的血给她喝,拿药是帮马生崽,给别人的祖坟磕了几个头帮别人用陪葬首饰摆脱了穷困。
但在别人看来,他让差一点破长寿镇年龄纪录的长者归西,他把陪葬的寡妇强抢回家,拿药让全村人难堪,还掘别人祖坟。
怎么说呢,牛结实的确摆脱了很多封建礼教的思想,他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活着更开心,活着不应该什么都不能做,活着也不该守着金山当叫花子,活着也不该窝窝囊囊。
——所以当寡妇让牛结实离开这个想要害他的家乡,他拒绝了。
可是他最后知道自己没病,还要吃下毒药,一个人走到山上,孤单地死去。他还是跳不脱“孩子”,为了保全小孩,他自己走向了死亡。在他往山上走时,他听到了孩子出生的响亮哭泣,然而他永远看不到他的孩子了。杀生,一杀一生。
杀生的英文名字是设计死亡,我想,这个设计者不单是眼镜医生,而是全镇人。
结局,村民之前为了害牛结实而锯的木头支撑不住巨大的落石滚落了,眼镜医生让人下毒给牛结实的肉最后被眼镜医生自己吃了。
牛结实在被村民蛊惑误以为自己真的得病时说,作孽都会有报应。
是啊,都会有报应的。
图片纯属截下来看看演员演技,因为我是个很喜欢研究细微的表情动作变化的,在截图上耗了不少功夫,希望这些截图不会辜负他的演技。
p1 牛结实刚刚知道寡妇怀孕时,耳朵贴着听寡妇肚皮
p2 眼镜医生故作玄虚心理暗示他时,他的不安
p3 看到寡妇熬毒药,以为寡妇也不想要他的孩子(实际上寡妇是为了保有他,因为村民们必须要在他和他孩子间杀一个)
p4 寡妇爱他,但他宁愿自己死,要留下小孩和寡妇的命
p5 寡妇想要从二楼跳下来,他抓着那一袋毒药,连连摆手说让他来死
p6 他准备离开独自赴死的时候呼唤村民让他们出来,因为他已经活不长了,但是村民因为害了他所以都不敢面对他。没人应答,他就自嘲的笑了。
p7 他对着每一家紧闭的门说了很多话,放下了很多东西,走到村口时,村民们都出来看他。
p8 “娃儿无过”

p9 影片一开头,他被村民裹在袋子里扔下山,结果他还是回来了,并且说“老子回来了,你们哪个都跑不脱”。最后的结局,除了他的孩子和寡妇,真的谁都没有活下来(笑

受不了了我的天 还有这么软萌的黑社会吗!!昨晚上三点中想着看看电影就睡 结果被萌一脸血更不想睡…
我是真手残 昨晚上三点睡不着起来看看电影 受不了这个软软的达夫 赶紧截了几遍才截的像样一点。这一笑 是我我也相信他鸭!!
真实可爱哭了 一个黑道的三级干部怎么能这么软呢…(达夫讲他收保护费也不敢动手) 
哎 和那个戴美瞳玩儿刀的男生的那场打戏应该是达夫生平第一次打斗吧估计是 边还手还边哭边喘 真实可爱
傻白甜黑社会…截了几个凶凶一点的镜头想了想还是不打tag了 哎真的是虽然可爱的镜头有很多 但是我真的忘不了他边哭边喘 这个真的是个过不去的坎 真实社保
我想写车……真滴 
(赵又廷是真帅啊卧槽 但是警匪片儿全是台湾腔挺奇怪的…
(最后1p我挺喜欢的 颜艺满分hh

好不容易看到个旧装社工 宝贝的不行
抓第三个人时想了想 怕投降 赶紧放下来让他治
其实我怕他一个人修机害怕 就看着他俩修 修好了给了医生一刀 绑了
然后赛后就讲我拉脏锯哈哈哈 哎 傻得可爱
小刺儿头 也不想想开局两分钟死两个人 怎么可能玩阴招 虽然一直没打屠夫排位 至少三阶以下的崽子们的四杀还是能拿到的吧
太可爱了 乐得我找不着北 每日love克利切(1/1)

毛到了的第九天,衣服终于也到了。
过几天撸妆,现在先作一下妖。
原图p3

拿到凯文后光速开了一场匹配:
“来个克利切给我扛扛谢谢!!”
“…”“?”
得到这样的回应顺便看了一眼盲女医生机械师的阵容,我又默默换回了画师,老老实实打了一盘地道局。

游戏结束后光速又开了一场游戏:
“来个克利切给我扛扛谢谢!!”
虽然没有人回应,不过看着律师医生和最旁边迅速出现的小克利切,我深深为自己拥有这种话少动作快的人机队友感到幸福。

我是图中凯文图中凯文是我。
我单方面宣布我和小克利切结婚。